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特朗普的谎言考验了霸天坛的极限他说这些话的权利是刑事辩护的核心

自动草稿nald Trump speaks during a rally protesting the electoral college certification of Joe Biden as President in Washington, on Jan. 6, 2021. (AP Photo/Evan Vucci, File)" width="1080" class="lazyload">美联社

华盛顿(美联社)——巴拉克·奥巴马,意识到总统话语的紧急力量,喜欢说他对自己的语言很谨慎,因为他说的任何话都可能导致军队行军或市场暴跌。

他的继任者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没有表现出这种克制。

现在,特朗普在四份不同的起诉书中面临数十项刑事指控,其中两项指控都与共和党人的谎言有关,即他没有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输给民主党人乔·拜登。特朗普说谎的倾向和他说假话的权利是他法律辩护的核心。

尽管美国总统被赋予了许多公开的权力,但最重要的权力之一是隐性的——修辞的权力。它经常被用来号召行动,号召美国人为一项海外使命而团结起来,在悲剧发生后安慰悲伤的公众,或者为了更大的利益而牺牲。

“像我这样研究总统辞令和总统沟通的学者,他们认为这基本上是第二部宪法,”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的沟通学者詹妮弗·梅塞卡(Jennifer Mercieca)说。让总统直接与公众沟通“改变了完全的权力平衡和分立,而不需要新的制宪会议。”它使总统成为我们政治制度的中心。”

特朗普实际上是在辩称,他作为总统的话没有特别的力量,他只是在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权。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教授、总统修辞专家韦恩·菲尔兹(Wayne Fields)说:“大多数总统都意识到语言的重要性——无论是书面语言还是口头语言。”“他们中的一些人本身并不是特别擅长,但他们很少像特朗普那样对它如此不屑一顾。”

这位前总统的律师们已经明确表示,在1月6日的案件中,特朗普的言论自由权将成为他们辩护的基础。特朗普现在在从迈阿密到纽约的各个法庭面临刑事指控。其中一名律师约翰·劳罗(John Lauro)向CNN表示,特别检察官杰克·史密斯(Jack Smith)的案件“非常、非常不寻常,超出了第一修正案权利的刑事起诉范围”。

但当史密斯开始概述特朗普在国会大厦骚乱中的罪责时,他就预料到了这种争论。在该文件的第二页,检察官强调,特朗普基本上可以自由地撒谎:“被告人有权像每一个美国人一样,公开谈论选举,甚至错误地声称,选举期间存在决定结果的欺诈行为,他赢了。”

相反,史密斯在起诉书中辩称,特朗普的行为,而不仅仅是他的言论,构成了可起诉的罪行。

考虑到特朗普在任期间放弃了总统沟通的许多基本原则,这种区别可能被证明是至关重要的。

“一个不正确的措辞或一句随口的评论就能撼动市场,或者让国务院的电话打爆。这是你来到白宫后学到的第一件事,”奥巴马的白宫通讯主任丹·法伊弗(Dan Pfeiffer)说。“总统说的任何话,甚至是白宫账号的一条推文,都有巨大的力量。”

这种程度的语言训练,菲佛说,“对奥巴马和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转变。”

很难否认总统的直接言论有多么强大,尽管情况并非总是如此。梅塞卡说,直到20世纪初,总统很少向公众发表讲话。领导人的评论主要是政府间的,通常以书面形式完成。

但随着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总统和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总统的上任,这种情况开始发生变化。一个多世纪以来,历届总统都向国会提交书面的国情咨文报告,威尔逊总统恢复了亲自向国会发表年度国情咨文的做法。总统与公众直接接触的激增使政治重心转移到了白宫,取代了国会作为选民直接代表的角色。

总统历史学家林赛·切文斯基(Lindsay Chervinsky)说:“我认为,对总统来说,讲坛是一个更独特的工具,其他政府部门或政府官员无法以同样的方式利用它。”“因为它是一个强大的工具,总统必须谨慎地、深思熟虑地、用心地使用它。”

菲尔兹说,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特别注意他的话如何被翻译到国外,罗纳德·里根总统也是如此,他的演讲撰稿人非常清楚他的言辞在前苏联是如何被听到的。在国内,罗斯福利用他的平台推动他的环境和保护议程。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总统后来在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用他标志性的炉边谈话与焦虑的公众沟通。

然后是特朗普。

他的总统言论充斥着成千上万的谎言——一些是善意的,许多是严重的,其中许多是重复的。他很容易对政治对手进行粗俗的辱骂和嘲笑。2021年1月6日,特朗普以难以忽视的方式使用了战争语言。在去年1月6日众议院委员会的证词中,梅塞卡指出,就在骚乱发生之前,特朗普在白宫附近的椭圆广场发表演讲时,20次提到了“战斗”一词,而“和平”一词只使用了一次。

法律专家表示,联邦政府对特朗普的指控主要集中在他的行为上,也就是说,他没有被控煽动罪,这就排除了他的演讲问题。

“他可以撒谎。这不是被指控的行为。重要的是起诉书说他做了什么,”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高级研究员、总法律顾问、前司法部官员嘉莉·科德罗(Carrie Cordero)说。“他所做的是试图利用——实际上是试图腐败——不同的政府机构,以进一步推进欺骗美国的阴谋……试图阻止选举结果。”

但在他寻求重新入主白宫之际,特朗普的选举谎言和对2020年大选的诉讼在共和党总统初选中发挥了主要作用,这些说法已经在共和党内部深深扎根,尽管所有证据都与之相反。美联社- 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于8月10日至8月14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57%的共和党人认为拜登的当选不合法。

切尔文斯基说,特朗普“非常了解他的支持者,以及他的语言如何影响他的支持者。”“我认为其中一些是故意的。我认为这是一种本能。”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基于CC-BY-NC-SA 4.0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名称:《特朗普的谎言考验了霸天坛的极限他说这些话的权利是刑事辩护的核心》
文章链接:https://www.xpn.cc/7593/fy.html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推荐

登录

忘记密码 ?